造人魔法师

其实当初和雷神交往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他的腿实在是太短了,只会在地面上摩擦摩擦,而且我不喜欢在副本中加很多特技(buff),duang的一下,面板就上去了,很炫很假,每当我打完boss的时候,他还在后面慢慢的摩擦摩擦,于是我就嘲笑他“你腿实在是太短了”,没想到duang~的一下他就把我给拖到竞技场给天堂审判了,后来交往了一个月,我感觉还不错,现在我们每天都在竞技场duang~duang~duang的家暴(


脑洞。



搭档警卫们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为了拯救这场危机,龙炎寺翼空勇敢的站了出来,他能做的就是,成为偶像!


2030年,人们通过名为“Buddyfight”的和异世界的居民交流外,在民间,也广泛的流传着一种Game,那就是“Buddy Live”!简称BL(。)


由龙炎寺主唱代领的九人名为“搭档偶像”的队伍,一步一步的瓦解“Deark live”卧炎响也的阴谋,从而拯救搭档警卫,更是拯救了这个世界。


BuddyLive是由龙炎寺翼空,未门牙王,冰龙桐,大盛爆,黑岳哲也,如月斩夜,虎堂升,祸津刃,荒神狼牙九人所组建的队伍,其游戏初次上运营平台就破下十万人下载的超高人气。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论坛,博客,推特,微博都在议论着这个游戏,更有土豪氪金发送收集完全部人物卡的截图,可见BuddyLive给人带来了多么多的乐趣。

甚至在买菜放学下班回家的时候,都能听到路人们纷纷说着。

“我昨天抽到了UR的翼空!还觉醒了!UR传说中的勇者翼空!”

“我昨天也抽到了SR的牙王!”

“呜呜呜我还是R的狼牙前辈。”

“为啥哲也的卡图总是有阿斯摩太…?”

“最新的活动送的是SR的皮卡丘!我要肝肝肝!”

“UR的黑化小桐觉醒后成了死神小桐,太帅了,效果也好,肝了四盘EX根本没有压力。”

“哎哟斩夜的判定效果挺好嘛……”


…………


诸多关于Buddylive的话题,已经成为了市民们的饭后话题了,而且Buddylive的部员们,唱的歌曲发售的专辑第一天发售当天下午就被一扫而空强制断货。

例如他们的《满怀SP的接近你》

以及《相棒学园之舞》《暴箱开盒万岁》《抽出SP的预感》等等由他们所唱的歌曲,在nico点击率过千万。

为此,也发售了每位角色的角色歌。


龙炎寺翼空《因为是家人》

未门牙王《太阳神教》

冰龙桐《牙王君?牙王君!》

虎堂升《不是猫咪是老虎啊!》

大盛爆《好饿!好饿!》

如月斩夜《弟弟万岁!》

黑岳哲也《YO!YO!》

祸津刃《你家闹鬼和我没关系》

荒神狼牙《我才是真正的强大!》


游戏名称《Buddylive》


大小:52.35mb


发售时间:2030年4月1日


平台:安卓,IOS


开发商:武●道


简介:九名少年为了拯救搭档警卫部勇敢的站出来成为了偶像……


【下载戳我】


不赶紧下载一发吗(x


我们,是朋友对吧?


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呢。


龙炎寺翼空感受了危险的讯息,他看着眼前的男人面带着微笑一步步的像他逼近,他的手死死的扯着被单,而男人不紧不慢的伸手抚摸上他的面颊。

“你到底想做什么?卧炎响也。”

“你在说什么呢,我的朋友。”


对方伸手抚摸上他的长发,随后俯身亲吻上他的发丝,他有些厌恶的拍开对方的手,对方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用力按住他的身子,将他整个人压在身下。

“等下可能会有点疼呢,翼空。”

“你要做什么!?”


对方没有再说话,只是保持着微笑的解开他身上的睡衣的扣子,露出平坦的胸部和白皙的肌肤。

本来只是为了下一场的战斗做准备,没想到在洗完澡后这个人却出现在他的房间。

对方伸手抚摸上他的肌肤,他感觉痒痒的,想要阻止对方但是双手被对方给抓住,他不安分的挣扎起来。

对方开始大幅度的揉起了他的胸部,捏住乳[]头上下揉弄起来。


这家伙想干什么?!


对方的手从他的胸部上移开,他以为到此结束的时候,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伸手扯下他的裤子,连同内裤一同扯下,露出了他蜷缩的耻处。

“喂……!”

那个人微笑着,手抓住了他的分身,然后他剥开顶端的黏膜,上下揉动起来,突然起来的感觉让翼空脸一红,差点让他惊叫出声,而肇事者始终保持着原有的笑容,不紧不慢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有透明的液体从顶端的小孔流出,他感觉自己的地方不对的硬了起来,从他的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唔…恩…。”

“如果觉得很舒服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哟,翼空。”

对方松开了抓住他双手的手,他赶紧用手捂住嘴,想让那不对的声音停止发出来。


对方的手摸索到下面,寻找着隐秘处,翼空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方的手指缓缓的插[]进隐秘处。

“住手那个地方不行!!”

“朋友之间有何不可吗?”


手指粘合着前端流出的液体,不断的在他的隐秘处扩张,清楚的感受到后面的异物在他的身体里游走,响也抚摸过的地方,以及前端和后面一阵阵的酥麻感,顺着血液传送到大脑,激的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他没办法违抗,只要那个人还在继续做。

“够了……”

“什么呢?翼空。”

手指从对方的分身上移开,响也看着身下的人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唇,想要将自己的声音强制压下去,他的面颊微微泛红,赤色的眸子上遮上一层雾气,他第一次看见对方露出这样的表情,一副很不满却又很想要的表情。


哦呀,好像有点过分了呢。

握住人分身的手力度突然减小,不紧不慢的速度来回揉动着。

哎…?

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别这样……”

“如果不大声说的话,我可不理解我好的好友想要说什么呢。”

“……够了…别这样……”

“很想要吗…”

“……”

不可能回答的。


当然,也没有关系,只要龙炎寺翼空还存活于世界上,他就可以继续的陪着他玩,多久都没有问题。


FIN


【黑桐牙】黑冰[END]

黑冰龙桐x未门牙王。

OOC有。

感谢支持,如果看不懂可以评论这里可以解释(汗

少年追寻着太阳。

少年想成为与太阳共同的存在。

少年成为了月亮。

未门牙王被冰龙桐带到了公园里。

日落的阳光倾泄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牙王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锁链和项圈。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来回晃动着双腿,小桐站在他的身边,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一张张的翻阅着图库里的照片。

全部都是未门牙王的照片。

有大笑的表情,还有吃着章鱼烧,在战斗中认真的神情,战斗胜利后的喜悦,刚刚起床或者是睡着时候的照片。

“牙王君。”

“哎?怎么了小桐?”

“看好镜头,笑一个。”

“哦…噢噢!”

小桐打开手机的相机,对着牙王,牙王看着镜头于是冲着镜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很完美哟。”

“哎…真的吗?!”

小桐走上前,凑近了眼前的人,他俯身在对方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

“我喜欢你呢,牙王君。”

“……我也喜欢小桐。”

少年保持着笑容,他的面颊微微泛红,就像太阳一样,照亮少年冰冷黑暗的内心。

没有必要把他关起来了,因为自己已经和牙王君成为了恋人了。

现在我们是恋人,过的只是很普通的同居生活而已。

少年这么想着。

他们回到了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家庭,他在砧板上切着菜,对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切菜的声音,锅沸腾的声音,电视的声音。

很幸福。

咚咚咚。

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从门外传出了青年的声音。

“冰龙桐君?你在吗?”

……不要。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握住菜刀的手在发抖……不,是他的全身都在。

“小桐?要去开门吗?”

“不要!牙王君去房间里!”

“啊……”被对方的语气吓了一跳的人起身乖乖的回到了房间里。

他放下手里的菜刀,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出现的是那位搭档警卫,龙炎寺翼空。

“有什么事情吗……”

“不,我只想问问你而已…很香呢,你在做饭吗?”

他四处张望着,最后视线落到了餐桌上的两幅餐具。

“你的父亲回来了吗……”

“并没有,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离吧。”

“不,等一等,你很多天没有来学校了,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很担心…”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会去。”

“这样啊,刚好牙王君……”

彭。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屋外的人在敲着门。

“桐君?怎么了吗?!”

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他要带走牙王君,不行。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牙王君要被带走了。

他想逃跑,但是双脚就像被冻住一般,他低头一看,他的腿上扣着锁链,限制了他的行动。

他像疯了一般冲进房间里,推开门他看见牙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就像睡着了一般。

他冲上去将人死死的抱在怀里。

他觉得自己堕入了冰窖一般,浑身非常的寒冷,他蜷缩着身子抱紧人,不停的念叨对方的名字。

敲门声逐渐减小,电视里放送着卡通片,厨房里的沸腾声。

一切都完了。

然后在第二天之时,他发现自己怀里的人消失不见了。

床头柜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药瓶。

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一个人吃着晚餐。

一个人看着对方的照片自慰。

一个人在公园里接吻。

全部都是一个人。

红色额发的少年精神的走在校园里,他的好友冲着他打招呼,身旁站着他的Buddy。

然而少年却站在远远的看着他。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End

[感谢支持/

【响翼】宝藏[1]

架空妄想的大少爷和小天使小时候的故事。

OOC有。


卧炎响也x龙炎寺翼空


龙炎寺翼空的人生怎么样,这点他自己最清楚了。

在经历了那次事件后,他从一个幸福美满的三人家庭变成了孤身一人。


这个年仅六岁的小孩必须承受一切。


卧炎响也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知名企业的总裁,而他的母亲是社交界的名流,而他,卧炎大少爷,可以享有普通人没有的任何东西。


然后在某次家庭集体去旅游的时候,他们遇见了在深山中的龙炎寺翼空。

他浑身都是伤痕,穿着的衣服和鞋子都脏兮兮的,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布料损坏,他眨巴着深红色的眸子,看着眼前的卧炎一家。


卧炎响也从父母的身后探出头来,然后盯着眼前的翼空看着。


好漂亮的孩子。


他绕过父母的身边,小跑向了翼空,他伸出小手握住了翼空脏兮兮的手,高兴的对着人说。


“呐,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吗?”


“哎……?”


有些不能理解对方的话语的翼空只是带着吃惊的神情看着对方。

响也转过头,面对着自己的父母说道。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想要这个孩子。”


龙炎寺翼空被带到了卧炎家。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房子,他跟在响也的身后,对方像个小导游一样的为他介绍各种房间,以及摆在走廊里的各种挂画和艺术品,翼空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首先!”

响也转过去指着他。


“你要先去洗澡!”


“…是…是的!”


他一把把他推进了浴室里。


在洗完澡后翼空拿着干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对于从未见过也没接触富人的大房子的他,好奇的在走廊走着,四处张望着。


简直就像城堡一样,年幼的孩童这么想着。

“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看着四处张望着的翼空,响也走上前拉住他的小手“我们的房间在这里!”

推开房间的门松开人手直接扑上了柔软的大床,翼空走上前用小手戳了戳松软的床垫,他看着响也趴在床上眨巴着深红色的眸子盯着他看,然后起身拍了拍床示意他上来。

翼空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脱下拖鞋爬上了床。


响也凑近他,几乎要把脸贴在他的脸上。

“你的名字是龙炎寺翼空对吧?”


“是…是的。”


“我的名字是卧炎响也,翼空,你是我的朋友哦。”


“朋友……”


“是的,你是我的好朋友呢。”

响也抬起小手揉了揉人的一头蓝发。

“你的事情我从父亲大人那里听说了,现在开始你也是我的家人了。”


“家人……”少年眨着赤色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


“是家人,也是朋友呢。”

响也伸手揽过对方,然后扯上被子将两个人都躲在被子里,他拿过藏在枕头下的画册和手电筒。

“嘘,父亲大人要求我现在睡觉,但是我很想给你看看这个呢。”


“啊…我知道了!”

翼空小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很高兴。

明明经历过那样的事情,现在却又因为眼前人的话心里暖烘烘的。

这就是……朋友的感觉吗。


TBC.


【黑桐牙】黑冰[4][R18]

黑冰龙桐x未门牙王

OOC

【病娇注意】

小桐在砧板上切着菜。

牙王被他带到了客厅里,不过在他身上依旧缠着锁链,牙王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无聊的按着上面的数字键。

“本日报道…最近很多搭档斗士都遭到了名[死神]的不明男子的袭击,遭到袭击的搭档斗士的搭档和灵核全都不翼而飞,请各位市民多加小心。”

死神?

那是什么?

牙王分析着电视里播送的新闻的内容,小桐手握着的菜刀在砧板上上下发出巨大的声响,砧板上留下一道道的印子,蔬菜也被切的七零八落的。

绝对…绝对不能被夺走。

我的牙王君怎么能被那种家伙带走。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里很安全,谁也不知道。

明明好不容易和自己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

每次在他的饭菜里添加灾厄之炎的力量。

明明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小桐?” 疑惑的看着一言不发的人,切菜的声音稍微过于大了吧?

“小桐?怎么了吗?”

“牙王君。”

“是!我在!”

“你,觉得翼空桑是个怎么样的人?”

“翼空前辈?啊…很帅气,而且很厉害!和他Buddyfight真的很开心呢!”

“…………”

“不过突然问这个做什么?小桐?”

“今天我见到了翼空桑了呢。”

“哎?你见到了翼空前辈?!”

“真好呢,我的牙王君被这么多人关心呢,就连搭档警卫都出动了,真不愧是我的牙王君呢。”

“你……你在说什么呢…?小桐?” 对方用着阴阳怪气的语气说着让牙王感到莫名其妙的话,对方放下手里的菜刀,转身直径朝他走来,然后二话不说就把他压在了沙发上。

“小…小桐?!你怎么了吗?好凉…手不要伸进来!”

原本洗净蔬菜的手沾满了水珠不顾对方的反抗直接扯开衬衫衣服的扣子,手抚摸上人的肌肤,力度异常的大在牙王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淤青。

“好痛…!住…住手小桐!”

“不行啊,停下来做不到啊。”

“我想到牙王的身体里去,不管怎么样都想去。”

“到我最爱的牙王君身体里…一定很棒吧…哈哈哈。” 自言自语的说着危险的发言,对方一副疯狂的表情,深紫色的眸子中透露出危险的讯息。

狼要把眼前的兔子撕碎吞入腹中。

俯身掐住人的肩膀阻止人的反抗,一口咬住人的脖子,疼的牙王直接尖叫出声。

“住……住手好疼好疼!!!小桐住手好疼!”

对方伸出舌头舔舐着人的面颊,看起来像极了一只狼,随后他的手伸到人衬衫的下面,抓住了人的分身,上次已经被折磨够了表面还有些泛红,他剥开顶端的黏膜,上下揉弄起来。

“……!!住手!我不要!”

“反抗无效。”

他扯住扣在人脖子上的锁链,强迫对方抬起头与对方纠缠起来,舌头潜入对方的口腔,扫过一排排牙齿,与对方的舌头纠缠起来,然后看准时机他一口咬了下去。

双方的口腔里都弥漫起一股铁锈味,牙王疼的眼角逼出了眼泪,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对方舔了舔嘴角的血液,然后盯着身下的人看着。

好疼…。

牙王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他觉得浑身都在颤抖,他第一次如此惧怕眼前的人,这是什么?喜欢吗?根本不是。

牙王觉得这明明就是一种暴力,小桐现在就像是在打人一样,而被打方就是他。

在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又继续起了自己的行动,他俯身伸出舌头舔上了他的器官,牙王被这种感觉弄的差点尖叫出声,对方下一刻将他的器官整个含进口腔里,舌头来回舔弄他的分身,顶端有透明的液体冒出,自己的器官在他的口腔中渐渐的硬起来。

该怎么办……

牙王捂住自己的嘴,他看着对方舔舐着自己的器官,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水声几乎要突破他廉耻的底线,从下身传来的清晰酥麻的感觉顺着血液最后抵达大脑,非常的舒服。

对方吐出了他的器官,舌头黏着粘液牵出长长的银线,他伸手将牙王整个人都翻了个身,将衬衫扯上,手指摸索寻找着对方的隐秘部位。

“等等小桐……!不行!!”

“呼呼…不用担心…很快就能进去了…到牙王君的身体里…。”

“不要住手……住手啊……唔……!”对方伸手握紧了人的分身。

“好痛……松手……”

“不要又在这种关头尿出来了哦,牙王君。”

“什什什么才才不会啊……唔!”

哪有这种时候踩人痛楚的!

“那样就好……那样才是我深爱的牙王君哟。”

“哎……什么?……唔!”

没有反应过来身后传来的剧烈的疼痛。

冰龙桐直接插了进来。

没有任何扩张,润滑的直接插了进来,牙王的疼的眼泪止不住不停的流出来滴在沙发上。

好热,好烫,好疼。

牙王整个人爬在沙发上,保持着抬高屁股的姿势,红着脸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努力的想办法缓解疼痛。

“啊……哈哈哈……真棒啊……就是这样。”

小桐看着自己插进去的地方,有血液的透明的液体流出。

“真是太棒了……牙王君的身体…非常的温暖……就像太阳一样。”

“小……小桐……哈……呜……”

他带着一副痴迷的神情看着身下的人,随后用力往前一顶,将自己的分身完全包裹住。

他感受对方身体里的温度,来回的加速抽插起来,握住分手的手加大力度揉捏起来。

而牙王,身后传来的已经不是疼痛的感觉,而是一种麻麻的感觉,不管是身后还是下身的器官都传来这种酥酥麻麻的快感,非常的舒服。

身后来回的撞击让他嘴里发出零零碎碎的呻吟,他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但是他清晰的听到身后的人自言自语的说着。

“终于得到了你了…”

“不要共享…”

“牙王君……”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去询问小桐喜不喜欢自己?

为什么?自己喜欢小桐吗?

身后的快感再次袭上来,他终于没有忍住把羞耻的出声全部发了出来。

“不要不要…啊…哈……啊啊…小桐…小桐…”

“我在这里哟,牙王君…”

有灼热的液体在他的体内射出,他感到一阵恶心,然后在他的前端也喷射出白浊的液体。

身体很热,很累。

小桐扯过他身上的锁链,亲吻着他的面颊,带着一副宠溺的神情在他的耳边说道。

“晚安…牙王君,明天我们会开始新的生活的,谁也不能打搅。”

未门牙王昏睡了过去。

站在大楼上的少年将拿着的面具戴在脸上,随后站在他身旁的巨大的怪兽冲着他点了点头。

“走吧,Joker。”

[暗黑搭档技能——开启]

在少年的身后浮现出巨大的三日月的标记,随后他浮在半空中朝着远方飞去。

“我是死神。”

TBC.

【黑桐牙】黑冰[3]

黑冰龙桐x未门牙王
OOC有
情感发生变化,双方都变的很病态注意。

未门牙王并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当他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钟表,没有窗户,他不知道时间。

然后他感觉被什么人抱着,而且抱的很紧,他有些难受的挣扎起来。

躺在他身旁的人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在怀里挣扎的人,嘴角扬起一番笑容,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

“小…小桐?你醒来了吗?”

小桐抬起手在牙王身上游走,最后触碰到对方的面颊“怎么了吗,牙王君。”

“…好凉…不,我……我想问问现在几点了。”

“凌晨两点二十分,你可以继续睡,即使睡一天也没有关系。”

“…不,我睡不着了。”

“是吗。”他抬起手从人的脸上移开,然后移到人的头上,揉了人的头。

“呐……小桐……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牙王君。”

……依然是这个回答。

“你那个时候说的话是真的吗…?”

“你是指哪句话?”

“就…就是…” 他有些难以说出口的扭捏起来,小桐疑惑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乱动的人,他用力按了人的肩膀,让对方安分下来。

“就是指……喜欢吧?”

“是爱哟,牙王君。”

“不要这么说了!!很容易让人不好意思的!”

冰龙桐觉得自己刚才兴奋的要直接跳起来。

这是什么?

自己的牙王君在为自己说过的话纠结害羞?

他接受了自己的感情?

好开心……

真的好开心……

“……小…小桐?睡着了吗?”

“啊…并没有,牙王君,你也爱我吗?”

“咦??!为…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牙王君接受我的感情了啊。”

“等等了!我只是问一下……接……接受什么的……啊——总之先放我出去?!”

“拒绝。”

开什么玩笑。

已经接受了我的感情的牙王君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他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了,没有人能打搅。

“啊,谢谢您,我知道了。”

年轻的搭档警卫将手机放回口袋中,他拿起桌上装满了饮料的玻璃杯,浑浊的液体中倒映出他的一副担忧的神情。

牙王君已经失踪两个星期了。

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未门牙王失踪的当天,因为很晚都没有回家,他的家人才报了警。

龙炎寺翼空在得知未门牙王失踪后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未门家。

他的家人所说的,牙王如同往常一样的吃过早饭后就和他的Buddy冲击钻出门去学校。

牙王的好友们所说在放学后虽然和牙王一同离开学校,但因为回家的路不同而分开。

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牙王。

很有可能是在回家途中被什么人诱拐了。

但是,又是谁呢,谁会诱拐这个小学六年级生呢。

冲击钻也消失不见了,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犯罪斗士做的,到底会是谁呢。

没有任何突破点,也没有任何人看见未门牙王被什么人拐走。

直到他经过便利店,看着提着装有大量速食罐头和咖喱的塑料袋的冰龙桐。

“冰……龙桐君?”

小桐望着喊他名字的搭档警卫,深紫色的眸子上下扫视了一周眼前的人。

“啊,翼空桑,贵安。”

“啊…真的是桐君啊…贵安,稍微被你的样貌有些吃惊呢…上次我们见面你并不是这个样子吧?”

“啊,是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等!”

“……什么事?”

“你知道牙王君失踪了吗?”

“……不知道,牙王君失踪了吗?”

“…你最后真的没有见到牙王君吗?他的好友说他最后是去找你了?以及你转学了?”

“是的我转学了,我也给牙王君写了信,但是他那天并没有来,你可以问问我的朋友,以及学校的老师。”

后事工作山崎大卫已经完全做好了。

“……这样吗,打搅你了。”

“啊,没关系,反正也就是这样,搭档警卫也很辛苦呢。”

目送小桐离开后,翼空回想着他的话。

反正就是这样?

搭档警卫也很辛苦?

他在暗示什么?

龙炎寺翼空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在冰龙桐离开后,他笑了。

让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但是龙炎寺翼空肯定,未门牙王失踪这件事,和冰龙桐一定有什么关系。

【黑桐牙】黑冰[2]

黑冰龙桐x未门牙王

OOC有

以及实际上TV已经播到小桐洗白了,这里的时间轴是小桐成为死神之前,以及成为死神后和牙王的捏他想法。
本篇有小学生【R18】,还是那样,不能接受禁监play的话请务必无视(汗

从以前开始就很讨厌性格懦弱的自己。

当牙王还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时候,小桐就已经有了行动。

他的手伸进了衬衫的下面,直接抓住了人的青涩的器官,突如其来的感觉吓得牙王差点惊叫出声,小桐扯过扣在他脖子上项圈的锁链,再次与他纠缠起来。

握住下身的手也有了行动,手指剥开顶端的黏膜,有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他稍稍用力,就看见身下人的一副忍耐的表情,他有种得手了的感觉,于是他加大力度上下揉动起来。
“小…小桐…等等…我我想上厕所……”

对方支支吾吾缩着身子说道,嘴角还残留着刚刚一番纠缠留下的印记,一副天然呆的样子还完全没有明白自己的情况。

“嘘。牙王君,你只要仔细看着就行了呢…等下会很舒服的呢。”

“但……但是…唔!”

就像是个乖乖听老师话的好学生模样,牙王双手搭在胸脯上,他泛红着面颊,金色的双眼看着对方在撸动着自己平时排泄的地方,从下身传达的酥麻感顺着血液一直到达大脑,他有些难受的双腿摩擦起来。

手指来回在器官的顶端摩擦,有些偏大的力度让牙王疼的眼泪都逼出来了,顶端的小孔时不时冒出透明的液体,他听到对方发出类似于小狗一样的呜咽声,伸手违心的捂住自己的嘴。

“小…小桐…”

“怎么了吗,牙王君?”

深紫色的眸子倒映出少年喘着粗气泛红脸的样子,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顺着人的行动摩擦着双腿。

真可爱,牙王君。

他带着试探的语气询问着眼前的人,“牙王君,想要吗?”

“哎?”

突然被问道对方只是微微张开嘴,眼睛蒙上一层雾气,呆呆地看着询问他的人。

“不想要吗?”他加大手上的力度。

“好…好痛…松手…小…小桐。”

“不——行。”故意拉长音节,他凑近人细细的亲吻着人面颊,从嘴唇到鼻尖再到眼睛上“我可是…很想到牙王君的身体里去呢…一定很温暖呢…就像太阳一样。”

牙王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一副疯狂的表情,他感到异常的恐惧,双脚不听使唤的颤抖着,但是很快又被那种酥麻的快感所取代,他害怕的抱紧了对方,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大量淡黄色的液体从前端流出,难闻的骚臭味传到鼻中,但是他感觉到小桐并没有松手。

“尿出来了呢,牙王君。”

“哎…哎哎……哎哎?!”

在反应过来后牙王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在发烫。

“明明是已经上了小学六年级的太阳番长桑,也会尿床呢,牙王君真是可爱呢。”

“小桐!!”

“该怎么做好呢…让牙王君全部舔干净怎么样?”

“哎…?”

被对方话一下子让牙王整个人都懵了,小桐看着人的反应“噗”的笑出声,然后他带着笑容伸手扯开人的面颊。

“开玩笑的。”

要让牙王君做这种事情还早呢。

反正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好好的欺负他。

没人会发现的,也不可能有人知道。

再给牙王更换被单后,他抱起洗干净的被单走到院子里,路过的提着菜篮的大妈看见了他,于是冲着小桐打招呼。

“下午好啊,小桐,又在做家务了吗,真是个好孩子呢。”

“啊,谢谢你,春子阿姨。”

“你的父亲又不在家吗?”

“是的,他工作很忙。”

“这样啊…真是把什么事情都交给小孩子来做。”

在旁人眼中,小桐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不会给父母添麻烦,自己做起家务活。

与丧心病狂的绑架犯的样子完全扯不上关系。

父亲是那种工作狂一样的存在,长期不回家,偶尔也就是打一下电话问候一下家里的情况,或者往家里寄一点生活费。

一个人很寂寞,但是现在不同了,他绑架了未门牙王,强制禁监起来。

真好呢…谁也不会知道,牙王君是我一个人的了。

TBC

【团班】未知区域[R18G]

OOC


本来是个开个玩笑的对着那人说“今天要做吗?”,但是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饭后玩笑居然成真了。


没想到团长还有这样的一面。


什么也没有说就把自己压在了身下,手抚摸上了腹部的肌肉,班觉得痒痒的,他能感受到对方手指上的一层薄茧,他略不满的抱怨道


“喂,团长这样很痒啊。”


“啊,这样吗,但是这是班自己说的要做的呢。”


“是,是,是我说的。”他有些不耐烦的回答着对方。


双方都没有再说话,梅里奥斯也只是进一步做手里的活,他解开班裤子的皮带,连同内裤一起扯下,伸手抓起人的器官,拨开顶端的黏膜,上下揉动起来。


酥麻感很快的就从下身传到大脑再传遍全身,梅里奥斯的力气并不是很大,班感觉到他在自己的后背吹着热气,他感觉自己的下身被梅里奥斯照顾的很好,手指来回的在顶端的小控摩擦着,很快的就有透明的液体冒出。


“彻底硬了呢,班。”


“不…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团长。”


有时候他真的很讨厌眼前的这个金发的男人,不过,却又想将他身体里的力量全部占有,真不愧是犯了贪婪大罪的自己呢。


在心中默默的称赞了自己一番想要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对方的再一轮进攻就这么袭来,他感觉有个很硬很烫的东西抵在他的身下,他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他带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身后的人


“喂!!你还没有扩张!!”


“其实不用那么做也没有关系不是吗,你不怕疼对吧,班。”

金发的男人这样异常冷静的说道的时候他真想给人来上一拳。


灼热的器官就这么插了进来,班满头大汗,很疼,很热,他似乎感觉到那个地方肯定是流血了,在没有说一句话的情况下对方就开始了进攻,来回抽插的速度让他觉得他的内脏都被搅的乱七八糟,恶心感迅速涌上来,他直接在床上呕吐起来,被单和枕头上都沾满了他的呕吐物,银发的男人觉得有些丢人,身后的人却不紧不慢的说道。


“记得自己清理干净。”


“现在是说这话的时候吗?!”


他真想撬开这个人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只装满了女人和会说话的猪。


快感一步步的袭击着班的大脑,他舒服的吹了声口哨,透明的液体随着梅里奥斯分身的根部滴落在被单上,他可以清楚的听见从班嘴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呻吟。


“哈…团长啊…也和“那位”这么做过了吧?”


“……!”


他看着金发男人脸上的表情变了,有一种胜利感,他不顾后果的继续说了下去。


“那么她的身体一定比我的舒服对…对吧…啊…哈…”


“闭嘴,班。”


“女人的身体一定很舒服不是吗…哈…啊…那个人用她的……哈……包裹住团长…一定舒服的升天了吧…”


“闭嘴,班。”


“只要想想就……唔……”

在话未说完的情况下,他感到自己的腹部一阵剧痛他低头所看到的是对方的手直接整个刺进了他的肚子里,再次上升的恶心感直接从喉咙里喷出血液来,他感觉对方扯到他的肠子,想要致他于死。

但是这些是徒劳,因为他是“不死之身的班”啊。


如他所想的,伤口很快就复原了,那个人沾满他血液的手抚摸上他的屁股,看来他似乎是放弃了,继续着下身的活。


“…切……本来…还哈…以为能有多有趣呢…呼啊…”


End.


(我就是吐槽一下官方的三转……)


在神圣天堂随处可见的战士牧师法师和弓箭手们正在闲谈,聊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平日里发生的小事情以及副本和巢穴里发生的事情。


然后最近一个很火的话题在四职业里传开。

他们又有新的职业了。


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加入新的职业,技能很华丽,而且名字也很帅气。


月主现在很纳闷。

原因都是来自他身边的雷神。


之前他和他吵了一架,吵架的源头就是三转的问题。


“你最好别去弄什么三转。”


“为什么嘛!明明技能很帅气的说!”


“你敢去我就把你操到下不了床!”


“……随便你!”


“……行啊那么我问你,你买得起装备吗?”


“你知道加点吗?你知道正确的打法吗?新技能上手该怎么用在天梯吗?”


“……”


“我反正是不会去的。”


“为什么?”


“我不想成为头上冒着蓝色火焰的青●驱魔师。”


“什么鬼?!”